桃夭为什么非得靠男人活,跟她师傅一样成为名伶不好吗?

浏览:1831   发布时间: 08月30日

《玉楼春》中的桃夭,以“高段位绿茶”出道,占据不少戏份,她能从人的衣着仪态识别男人是不是“富二代”,会以各种巧合与柔弱姿态惹得男人怜爱,每次孙府大公子与其妻子燃起微弱的爱情火苗,桃夭都会适当出现,勾走孙大公子的魂。

桃夭能歌善舞,娇柔美丽,孙家大公子的憨妻却自小习武,体格粗壮、性格粗犷,男人自然更为前者心动。为能与桃夭长相厮守,孙世杰放弃锦绣前程和孙家的荣华富贵,沦为街边落魄书生,卖字画来养活桃夭,但一心攀富贵的桃夭,怎么能挨得住穷苦日子呢?与孙世杰一起受穷,还不如她以往独自卖唱,那时还能锦衣华服,周游在富户公子之间。

桃夭使出各种计俩想要嫁入孙家,最后还是成为落魄歌女,身边也没了那个同她颐指气使的丫鬟,衣裳也变成了粗布麻衫,孙世杰搀扶怀孕的妻子从她身边走过之时,目不斜视,曾经的爱恨,不过是故人。桃夭的确是辜负了孙世杰的真心。

而被桃夭辜负过的,不仅是孙世杰一人,她从师傅柳三绝门下习得一身本领,叛离师门后已经骗取不少男子的钱财,那些人为她倾倒,哪怕家破人亡也甘之如饴,男子们依然觉得她是个好姑娘。如果那时她肯踏踏实实嫁做人妇,也许不会流落街头。

又或者继承她师傅的衣钵,专心在戏台唱戏,独自一人潇洒红尘,不与男子们纠缠,成为一个让人尊重的名伶,身为戏子又何妨呢?同样在剧中开头的京城第一琵琶女,也是受人尊重的,可见孤身的女子,只要有一技傍身,并非离开男人就不能活啊!

桃夭这样的“绿茶”,真的不值得同情。她有才情,却没见识,只把自己的未来全都寄托在男人身上,找一个“富二代”,成为别人府上的“少奶奶”,就是尊贵的?

《玉楼春》柳三绝

这部剧里最值得敬佩的女子不是女主林少春,而是她的两位师傅,百戏班班主柳三绝和京城第一琵琶女虞娘子。

作为卖艺为生的女子,她们早已不是青春芳华,“暮去朝来颜色故”,这两位惊才绝艳的女子,在藏龙卧虎的京城,依然受人尊崇,柳三绝的戏班为达官贵户搭台唱戏,虞娘子也会受人邀约登台演奏,却不会有人污言秽语进行调戏,可见她们以往之清高绝不是能为人轻薄骚扰的。

《玉楼春》虞娘子

反观桃夭之辈,辗转于男子们的怀抱,最终也不过是街头等待打赏,沦为人们玩赏之物。

有尊严的人才值得人尊重,而这尊严,需得自身有傲骨。

假如桃夭不是以“心机绿茶”的定位登场,而是一个真正自立自强,如她师傅柳三绝一样的女子,摒弃心中情爱,一心经营百戏班,收徒授艺,给那些没有去处的孩子们一个容身处,让他们能有一门技艺讨口饭吃,或许也能流芳千古,成为一代名伶。

桃夭缺的,就是作为女子的自立自强。如果姚滴珠像苏映雪那样遵从父辈嫁人,就不会遇到命中所爱;如果林少春不勇敢果断,努力赚钱经营自己的家业,就算嫁入相府也会低人一等。没有这股执拗劲,不能真正在人格上自立的女人,不论在古代还是现代,都只会成为附庸,将自己的一生交给他人掌控。

主营产品:碳(炭)黑/炉黑